专访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陈杰:我就是一名记者(3)

2019-1-14 20:30 发布

来自: 新京报/ 名家名作 /
发布者: 往事如烟,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往事如烟联系,谢谢配合。

《悬崖村系列报道》△ 2016年5月14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在3名家长的保护下,15个孩子从山下的勒尔小学出发,踏上放学回家的路。他们要顺着垂直的悬崖攀爬17条藤梯,才能抵达比山下学校垂直高度 ...

《悬崖村系列报道》

△ 2016年5月14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在3名家长的保护下,15个孩子从山下的勒尔小学出发,踏上放学回家的路。他们要顺着垂直的悬崖攀爬17条藤梯,才能抵达比山下学校垂直高度超过800多米的“悬崖村”,即阿土列尔村勒尔组。

△ 阿土列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这个村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山下的学校及公路垂直落差约800米。

△ 2016年5月14日,爬山开始前,陈古吉用背包绳绕过儿子陈木黑的胸口,在背后打上结,以确保儿子的安全。陈木黑6岁,是年龄最小的学生,读学前班。

△ 2016年5月14日,在爬山过程中,9岁的俄地曲波从石缝中修出的小道向上攀爬。

△ 2016年5月14日,孩子们在攀爬一段几乎垂直的“天梯”回家。15个孩子中多数是女孩,在3个家长的保护下,背着十几斤重的书包,大约用了2个多小时,到达“悬崖村”。

△ 2016年5月14日,几个男孩在攀爬过程中,坐在“天梯”上休息。

△ 2016年5月14日,孩子们在攀爬过程中,聚集在狭窄的崖壁上休息,整个路程,大部分休息的地方处在悬崖边,空间狭小。

△ 上下悬崖村的路还有一条20公里长的季节性道路,要翻越三个山头,一路上有隧洞、泥石流滑坡区和河道,下山需7小时,上山需9个小时,在冬季和雨季道路就会中断。2016年6月6日,一部分家长带孩子走第二条路下山去上学,这是他们经过一个长约80米的隧洞。

△ 2016年6月6日,一些家长带孩子走第二条季节性道路下山上学,孩子们三次过河或小溪,其中一处靠一个断桥通过,村民讲,遇到雨后,这条路几个有水的地方大人都无法通过。

△ 2016年6月6日,走第二条季节性道路下山上学的俄地有三,走到山下,鞋破损的脚趾全都露了出来。

△ 2016年6月6日,走第二条季节性道路下山上学的8岁的吉觉尔子,走到半途汗如雨下。

△ 2016年5月14日,阿土列尔村没入学的孩子在村里玩耍。由于家长担心安全问题,阿土列尔村还有部分适龄儿童没有入学。

△ 2016年5月13日,阿土列尔村,一位下山赶集的村民用绳子拴着两只鸡挂在肩上,因为道路不便,村民种植的土特产和养殖的牲口很难运到山下。

△ 2016年6月1日,陈古吉一家人一起吃饭,他的孩子除了最小的,其余的孩子都已经开始承担家务。

△ 2016年5月12日晚上,村民坐在玉米秆上搜寻手机信号,村里没有发射塔,全靠山下发射到的微弱信号接收手机短信和打电话。

△ 夜里,因电力不够而异常昏暗,5年级的陈心明躲在房角的床上打着手电学习。悬崖村使用的还是小水电的发电,因电力严重不足,日常照明都无法保障。


△ 2017年10月5日,陈古吉的家里,墙壁上挂满了背行李的绳索。这样的情景在悬崖村家家户户都能看到。过去,一般的情况,村里8岁以上的人都要背负从山下购买的生产生活资料以及山上的特产,往返上下危机四伏的藤梯。

△ 2016年9月,悬崖村的钢梯开始动工修建,第一期工程于2016年11月竣工,完成了最危险路段的钢梯铺设。2017年3月开始进行第二期工程建设,主要是对一些有安全隐患的路段进行补修,这是2017年6月17日,参与修钢梯的60多岁的村民伍有则,背负着10根总共一百多斤的钢管,在钢梯上艰难地攀登。

△ 2017年6月17日拍摄的,今年新增的一条最长的钢梯,抵达阿土列尔村勒尔组最后一个休息平台,去年这段没有修钢梯,存在安全隐患。

△ 2016年11月19日,孩子们攀登最后两段垂直高度一百多米铁梯,过去的藤梯几乎和崖壁垂直,现在的铁梯倾斜在60度左右,行走方便很多,也安全多了。

△ 2016年11月19日,陈木黑爬到半途稍作休息,他的爸爸陈古吉跟在后面。以前,陈古吉会带着一个背包绳,系住陈木黑的腰,一路连提带拽,如今,只要跟在后面,陈木黑自己能爬铁梯上山了。

△ 2016年11月19日,三年级的吉巴哈呷虽然第一次爬铁梯,不过,相比爬藤梯轻松也安全,一路上他的动作异常敏捷。

△ 2017年10月6日,陈古吉和妻子及9岁的女儿陈日莫,到山下采购生活用品,及肉蛋、蔬菜,国庆期间,陆陆续续有从全国各地来探访的爱心人士,陈古吉一家也格外忙碌。陈古吉说,寒暑假,有的爱心人士还带着孩子爬天梯,到家里来体验生活。

△ 2017年6月15日,勒尔小学的陈心明和弟弟陈木黑给家里打电话。学校自2016年9月就开始实行免费的全寄宿制,为了便于孩子们日常和家人联系,学校安装了3部刷卡电话,并给每个孩子发放了每月60分钟免费通话IC卡。同时,投资1300多万元的勒尔小学新教学楼及寄宿配套设施建设即将竣工,预计年底投入使用。

△ 自2017年初开始,山上有了4G,家家装有WI-FI。陈古吉说,通过手机微店,他的蜂蜜、家里生产的核桃、花椒等农副产品就供不应求。

△ 2017年10月5日,陈古吉戴着防蜂蜇装备收割布置在岩壁上的蜂箱里的蜂蜜。在悬崖村钢梯修通后,陈古吉家的野生蜂蜜被全国各地探访的游客抢购一空,通过购买者的朋友圈扩散,他的悬崖村野生蜂蜜被更多人知晓。今年他将蜂箱数量增加了8倍,大部分通过线上销售,收入达7万多元,实际收入增加约十多倍。

△ 2017年10月4日,陈古吉的家中,妻子俄地有洗照看着锅里的煮羊肉,准备晚饭,陈古吉的孩子和亲戚的孩子聚在灶台边玩耍。曾经在勒尔小学支教的老师万朝辉说,悬崖村的孩子和过去相比,现在精神状态、学习成绩和个人生活习惯改变巨大。他说,改变悬崖村,需要从知识开始,这一代的孩子是悬崖村的希望。

△ 2017年10月4日,悬崖村的清晨。悬崖村钢梯竣工后不久,索道也建成使用;3个助农取款金融服务点落地,移动电信4G光缆已经牵到山顶的悬崖村;农作物都新添了高经济价值的油橄榄和三七等;一项投资达6亿元的旅游产业投资项目开始进入前期建设阶段;短短一年,悬崖村居民人均收入增长7倍。(完)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编辑:李凯祥 校对:郭利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楼主新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