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家协会新主席的跨界之路【专访李舸】

2018-5-5 18:45 发布

名家名作 /
发布者: 往事如烟,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往事如烟联系,谢谢配合。

小编语在对话中,李舸的语速很快,思路却极为清晰,想来许是经历过众多大场面的缘故。2017年9月2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闭幕,《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李舸当选为新任主席。此次专访,就是在会议 ...

 
小编语 
在对话中,李舸的语速很快,思路却极为清晰,想来许是经历过众多大场面的缘故。2017年9月2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闭幕,《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李舸当选为新任主席。此次专访,就是在会议闭幕后的第一时间进行的。
1991年大学一毕业,李舸就进入了《人民日报》工作,从摄影记者一步步成长为摄影部主任。言谈中,他非常感激《人民日报》这个大平台,同时也能准确判断工作中的挑战与个人的发展方向。
近几年的创作中,李舸着力将摄影、书法、篆刻和手工宣纸等形式结合在一起。这样的跨界作品在中国摄影界独树一帜,也逐渐将他引向中国摄影家协会这个全新领域,使其在跨界创作之余,也有了新的跨界角色。

“初心”系列 李舸作品

在《人民日报》,“要用两条腿走路”您是怎么走上摄影之路的?

      首先是爱好,中学的时候家里就有照相机,我经常给同学拍照片,然后自己做暗房,冲印小照片。学生时代还画画,高中毕业本来可以保送上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但是要求毕业后回中学当美术老师,我放弃了。后来考中央美术学院,专业课考试从全国800多名考生录取15个,我排名14,遗憾的是最后却被挤掉了。

但这也是好事,这样后来才能在解放军政治学院学新闻,还选修了新闻摄影。毕业后到《人民日报》做摄影记者,一直到现在。《人民日报》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平台。

刚工作的时候,《人民日报》摄影部是什么状态?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相对比较封闭。当时有规定:除了中国新闻奖,没有经过报社允许,摄影记者不能给外面投稿、参赛。其实90年代初,摄影领域已经很活跃了,但我们很少参加社会上的摄影活动。在拍摄上呢?当时拍的全部是工作需要的照片,我对此一度有许多困惑。但特别庆幸的是,我刚到报社的时候和资深摄影记者蒋铎老师在一个办公室。我一直记得他当时说的一句话:“你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为报社服务,另一条腿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和摄影创作。”到现在我也是这样做的。

2003年5月,“非典”期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医生在展示病例。

2008年8月11日,北京奥运会,林跃、火亮夺得双人10米跳台冠军。

这些年,您觉得新闻摄影发生了哪些变化?
随着媒体业态的发展,变化非常巨大。我们的思路开阔了,创作题材和表现形式多样化了。当然,这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摄影记者越来越边缘化了。
现在很多文字记者都会拍照片,而且拍得很不错,很多人认为摄影记者没有用了。但我觉得,术业有专攻,摄影记者有专业的眼光、独到的思维,这跟文字记者是完全不一样。
我们现在鼓励发展全媒体记者——到了新闻现场,要写简讯、拍照片、拍视频,最后还要写深度文章。面对突发新闻现场,这样是可以,但如果想要做深入的内容,还是要依托自己专业的优长,这一点永远都很重要。
除此之外,摄影记者还要“墙外开花墙内香”,应该积极参与社会上的摄影活动,开阔眼界,丰富艺术修养,继而反哺自己的本职工作。多年来,我就是这么做的。从90年代中后期,我逐渐开始参加比赛并获奖,在摄影界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影响,反过来渐渐对报社的工作也有促进。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倡导要做专家型记者。摄影记者要努力提高自身水平,用专业的影像引导别人,做到报社中最专业的人,这样才能真正体现重要性、拥有话语权。

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开始前几小时,队列在天安门广场演练。

2017年3月9日,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高高举起中国科学院专家关于雾霾治理的信件说:“信在这儿,我已经批示了。”

摄影的价值就是“凝固的意义”

对传统新闻摄影来说,事件发生时离得越近越容易拍到好作品。但是当下,每个人都可以是公民记者,摄影记者又该如何定位呢?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还写过一篇文章叫《凝固的意义》。现在所有人了解信息都是通过网络,报纸存在的价值在哪?我认为,报纸的价值就体现在“凝固的意义”。

前些天,我听歌手成方圆说:我虽然是搞音乐的,但现在更愿意去拍照片。因为当觉得音乐无以表达自己情感的时候,我更愿意用一种“静默的语言”,因为“静默的语言”所带来的表达力更强大。我觉得成方圆所说的就是摄影“凝固的意义”。

举个例子:关于2008年汶川地震,当你闭上眼认真想一想,一个过去将近十年的事,真正还留在脑海中那个影像到底是什么?对我来说,那个画面就是一个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背着自己遇难的妻子回家,还有贺延光老师拍下的那个背着自己遇难孩子步行回家的人。

这就是凝固瞬间带给人的强大力量,因为它不灌输,也不凭借外在形式,而是体现人内心的力量。

摄影记者应该继续追求有温度、有深度的凝固影像,要在静态影像上下功夫,在一个个瞬间上下功夫。这些看似传统的东西,其实正是摄影的本质。

汶川地震过去的第三天,英国《每日邮报》在头版刊登了一张题为《给妻子最后的尊严》的照片,这张照片是美籍华裔摄影师于2008年5月14日在四川省绵竹汉旺镇的地震灾区拍摄的。 沈淇徕摄

2008年5月15日,父亲程祥林背着儿子程磊的遗体回25公里外的水磨镇,要让17岁的孩子与家人过最后一夜。 贺延光摄

1998年抗洪、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会……您一直坚持在新闻摄影第一线,多年来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最大变化是变得更沉静,不像过去那么浮躁了,这一点从镜头变化就能看出自己的心态变化。

过去拍照,要么广角,要么长焦,中焦段基本不用。1999年,我用鱼眼镜头拍了一幅“抗议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照片,还获得了中国新闻奖。但现在,我大部分是用24—70mm的中焦段拍摄,我觉得看似平静、简单的影像,才更有价值、更有力度,也更耐看。

所谓镜头的视觉冲击力,应该是不留痕迹的,因为冲击力必须来自内心。现在我更愿意静静地观察,细细地拍摄,所以大部分情况下都用微单,更小巧、更随意、更平和、更不易产生侵略感。

1999年5月,学生来到美国驻华使馆前抗议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第二现场更重要”
新闻摄影的题材大部分关于重大新闻事件,您觉得摄影记者应该如何工作?
遇到重大新闻事件,各路记者都想尽一切办法进入核心区,这种想法其实有误区。
建国60周年大阅兵的时候,我的拍摄位置是大家眼中最好的天安门城楼。当时一共有六次演练,每次我都被车拉到这个位置,哪儿也不能去。当然,演练确实重要,所有记者也都在想来到天安门广场。但这么多年的阅兵照片几乎都一样,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队列。事后我才意识到,真正出照片的地方是远离核心区的。

2009年,建国60周年阅兵演练。

那应该算是新闻的第二现场了。

对,第二现场更重要。所以之后评奖,我们发现评不出好照片,全是千篇一律的内容。在演练中,我也发现过很多好画面,但是因为下不了车,很遗憾没有拍到。

比如当演练车队沿长安街往天安门行进时,为了避让它们,与长安街交汇的三环路上停了许多社会车辆,大家都下车围观。阅兵的意义就是通过展示国防实力的强大,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安定、更有自豪感,那就应该拍老百姓对阅兵的感受。这个很重要的画面却没人去拍。

还有一天我开车经过南苑机场,突然一架巨大的飞机从头顶飞过,当时相机在后备箱,没来得及拍。我想,要是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和方向盘做前景,拍下那个最先进的空中预警机,和前面齐齐仰头观望的百姓,这画面不比单拍一个空中编队要好?

还有阅兵村,那么多人去拍,拍的都是苦练流汗的画面,没有人去拍那些战士远在老家的乡亲们。战士们经过层层选拔,光荣地参与阅兵训练,他们的父母亲友是什么感受?没有人去拍。

您说的这些让我想起了《中国青年报》赵青拍的《电视机里的奥运会》,他这组荷赛获奖作品就很好地抓住了第二现场。

对。所以我们不要总盯着主流的新闻现场,尤其是突发事件。有时候需要跳出来,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不是单纯的摄影,而是跨界作品这些年,您长期关注、拍摄的选题有哪些?

我现在有三大选题。

第一个是“初心”系列,主要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我一直关注其中的历史文化传承和对当下社会的现实意义。

第二个是“行板”系列,这个词出自意大利语,意思是“徐徐走来的速度”,摄影师就是一个四处游走的人,这部分作品主要关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历史文化发展。

第三个是“原乡”系列,主要表现中国农村的变革,也包括非物质化遗产的内容。无论是外在的村镇建设,还是生活习俗、文化传承,中国的农村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稍纵即逝。

“行板”系列:欧罗巴协奏曲

“行板”系列:欧罗巴协奏曲

“原乡”系列:拾花的日子

这些作品您是在业余时间拍摄吗?

不是,我可以在工作中兼顾。拍“初心”系列时,我就找到一种很好的方法。每次去外地采访前,我先做功课,了解当地有什么庙宇,去了以后就住在庙里。因为拍禅修文化题材主要就是一早一晚,白天该采访采访、该工作工作,什么都不耽误。

这是形式上的结合,还有内容上的结合。我在拍“非遗”的同时,还在《人民日报》做了好几个专题,因为在内容上它们是吻合的。所以,工作与个人创作的关系是可以融合的,不是割裂的。

“原乡”系列:非遗——宣纸技艺

“原乡”系列:非遗——宣纸技艺

近几年,您最出名的要数将摄影、书法、篆刻和手工宣纸等多种形式结合的系列作品了,它的创作理念是什么?

我有一个画家朋友曾对我说:许多摄影作品不具有传承价值,就是因为摄影师没有一种严肃的艺术态度和严谨的艺术理念去支撑作品。

技,是态度问题。现在很多人拍照片,现场有人布置,角度有人挑选,后期有人制作,画册有人编辑,展览有人策划……那究竟什么是你自己的?你不过就是按了一下快门。我认为,严肃的艺术态度就表现在:作品的每一个环节都自己参与,从选题到创作,从呈现材质到展览布置。

艺,是理念问题。这些年,我力争作品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文化属性、每一种元素都有内在关联。材质上,我用三年多时间在安徽宣城泾县研发了自己的宣纸,而宣纸制作本身也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题材上,中国的儒、释、道文化有上千年的历史,“非遗”就更不用说了,这些选题都有很强的文化属性。另外,我的作品里还有书法、篆刻、手工装裱等内容。

我总结自己作品有四个“独”。独家——很多题材是独家的;独创——宣纸是自己研发的,又能打印照片,又能写书法;独特——我是左撇子,用左手写的书法是独特的;独幅——每幅作品只有一张,保证稀缺性。

“初心”系列

以如此复杂的形式制作作品,是否会在某种程度上冲淡影像自身的力量?

有人可能觉得这些作品是在简单地堆砌,我不这么认为。之所以将它们融合,是因为其互相之间有内在联系。对于我的作品,题材、纸张、书法、篆刻等都是不可缺少的,我没有厚此薄彼。

我认为这些是跨界作品,而不是单纯的摄影。观看我作品的人,有的喜欢书法,有的喜欢纸张,有的喜欢影像。我认为大家更愿意看的是多样化的东西。

这样的形式是不是也使这些作品更容易进入收藏市场?

是的。我愿意给作品赋予一定的装饰性,这也是为了更多吸引社会大众理解作品。

对我来说,这些是生活提示品,而不是艺术品。收藏行为的根本原因是作品本身能打动人,能让人产生内心的共鸣。当人们遇到困惑的时候,看到我的作品,它能勾起你收藏之时的那种初心,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作品被称为“初心”的原因,我希望大家都能拥有一种超脱的、安静的、平和的心态。

“初心”系列

“初心”系列

您这些作品已经不仅仅是摄影,而是进入了更广泛的艺术范畴。在当下的创作中,摄影确实也跟当代艺术走得很近,您觉得新闻摄影能否从中有所借鉴?

当代艺术不仅仅是那些所谓的看不懂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艺术家的思想是否具有一种对当下社会的思辨。这种思辨的表达形式是多样的,不能说新闻纪实摄影就不能成为当代艺术。

从新闻摄影的角度来说,要吸取当代艺术的精华,那就是要表达对现实生活、当下社会的文化观照。当了中摄协主席也要坚持创作作为《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您的日常工作包括哪些?

一个是策划,策划从什么角度切入新闻事件;再一个是管理好通讯员队伍,引导他们拍出更好的内容;还有就是报社的指定性报道,主要是一些重大事件的拍摄。

您现在已经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了,报社和摄协两方面工作,今后怎么平衡?

工作性质不一样,侧重点也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大家选我主要还是认为我首先是搞创作的,所以创作必须坚持,要靠影像说话,这很重要。

对从事摄影创作的年轻人,您有什么想说的?

首先,年轻人不要固化自己,要充分发挥想象。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拍的东西都很好,不要觉得自己不成熟,知识结构不完善。学习是必要的,但锐气不能减,要勇于尝试,勇于开拓自己的视角。

另外,年轻人应该更加国际化。并不是国外的就是好的,而是要通过接触各种各样的文化体系,打开眼界,最大程度吸取营养。

2017年9月2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后,李舸接受采访。

李舸
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高级记者;
二十年多年来,亲历中国发生的众多大喜、大悲、大事件,所拍作品多次获中国摄影金像奖、中国新闻奖、中国新闻摄影记者金眼奖、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奖等奖项,先后在亚、美、欧、澳、非等大洲的众多国家举办摄影展;
曾任中国摄影金像奖、全国摄影艺术大展、中国新闻奖等赛事评委,被授予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全国十佳青年摄影记者”“全国十大时装摄影师”等称号。
——材料来源网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楼主新帖

返回顶部